凹凸世界|从速溶到瑞幸到手冲,咖啡鄙视链大揭幕

来源:未知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4-03 16:40

  咖啡,一种经过烘焙的植物的种子所制作冲泡的饮料,不仅是人类社会流行范围最为广泛的饮料,也是全球期货贸易额度第二高的重要经济作物,在它上面的,是石油。

  当然,对普通人而言,我们不关心是否有一天,咖啡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我们只关心这杯又苦又涩的饮品,是否可以在一天的清晨直冲脑门将你唤醒,关心它能不能在下午犯困和熬夜加班的时候为你续命,关心用虹吸壶冲出的单一原产豆中深焙咖啡用它造作的仪式感让你称霸朋友圈,关心在网红咖啡馆点的那杯有着精致拉花被人戏称为糖水的焦糖玛奇朵能不能点缀你作为都市丽人枯燥无味的生活。

  然而,越是日常常见的东西,里头的门道越深,咖啡里头的鄙视链比比皆是。

  喝网红咖啡店的瞧不起喝便利店咖啡的,喝意式浓缩的瞧不起喝卡布奇诺的,喝手冲的瞧不起喝咖啡机制作的,喝冷萃的瞧不起喝速溶咖啡的,喝猫屎咖啡豆的瞧不起喝罗布斯塔的……..一环扣一环,就好像《盗梦空间》一般。

  在这个鄙视链中,没有人有信心说自己处于绝对上游。

  ①

  24岁刚步入职场的Amy,早在4年前读大学的时候就清楚意识到了咖啡鄙视链的存在。

  作为一个出生在甘肃小县城的姑娘,在来北京之前,她所认知的咖啡,是摆在商超货架上的雀巢三合一咖啡条,买大盒装的更划算,平均下来一条只要一块多,就能享受到四溢的醇香,以及获得廉价的咖啡因,支撑她做完一套又一套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一年高三冲刺时间,她数不清自己喝下了多少杯又甜又苦又涩,夹杂着甜腻植脂末的咖啡,而这些咖啡支撑她一往直前,最终如愿考上了北京的大学。

  来到北京,她才发现,原来世界上的咖啡不止有速溶咖啡。

  她惊叹于711卖的6.9一包的挂耳咖啡层次丰富、酸苦均衡且略带甜味的口感,看了包装才知道那是中焙的风味,感慨于瑞幸咖啡15一杯就能享受到香草味的,榛果味的调味小资拿铁,重要的是还免配送。

  第一个学期期末考前,当她的同寝舍友,每天六点多就得早起去图书馆占座,喝着速溶咖啡埋头苦背《经济学原理》时,刚交往两周的同班男友Tony,却避开人群,在每天早上带着她到学校往北200米处的星巴克,为她买下一杯35块钱的超大杯拿铁,和她含情脉脉对视三十分钟,然后一起复习功课。

  她觉得自己处于寝室的咖啡鄙视链上游。

  四年大学时光,那个星巴克是她最爱去的地方,每逢期末考前都会去那里复习功课,喝下一杯杯印着双尾海妖的咖啡,那是她大学的高光时刻,不过陪她去的人,从Tony,变成Kris,又变成Allen。

  直到工作,自己有了经济实力,星巴克不再是她最爱去的地方,胡同里的小资手冲咖啡店才是她的选择。

  即便她也实在喝不出什么门道,但ins网红同款北欧风格的店面装修风格,留着小胡子梳着油头帅气的咖啡师,只需要随手一拍,配上“手冲的魅力,来自咖啡师的深情演绎。”此类文案,就能收获更多的朋友圈点赞。

  ②

  上学时候,广州姑娘Cathy也爱喝速溶咖啡,为了体现和喝三合一咖啡的同学们不一样,她会买罐装的进口印尼咖啡粉,自己带着一瓶雀巢咖啡伴侣,抽屉底下放着一盒太古方糖。

  在她看来,每天早上早读完,在别的同学冲向食堂,用豆浆油条包子稀饭填饱肚子,而自己却是在教室喝咖啡,吃欧香面包,这绝对能够称得上一种“时髦”。

  而咖啡也在必要时刻,成为她拉近同学友谊,兑换课堂笔记的“社交货币”。

  和Amy不同,每逢周末,还是学生的Cathy就已经流连于各种商场里的咖啡店里,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她,也曾有以为星巴克卖的红茶拿铁也是咖啡的日子。

  后来,她去外地读书,毕业后不再和家里要生活费,头两年日子拮据了起来,没法再把星巴克当水喝。

  上班的第一家公司,是一家私企,狭窄的茶水间有一台全自动咖啡机,只需要用微信扫码,9块9就能喝上一杯用粉兑出来的拿铁或卡布奇诺,在第一年加班加的最狠的时候,她记不清每天要喝几杯咖啡下肚,有的时候一个下午就能喝掉三杯。

  后来,她跳槽到了另一家公司,是一家外企,在这里,宽敞的茶水间里提供无限量自助的免费咖啡,用咖啡机现磨配鲜奶那种。不过因为牛奶有限,去的晚的人也只能喝速溶咖啡,为了能够在每天早上喝上这杯免费咖啡,她宁愿少睡半小时。

  可是每逢下午,办公室的同事们就会一起点星巴克或costa,“咖啡社交”能够更好地融入同事们,即便一个月下来得为这份社交至少多支出1000块钱,她还是会点上一杯。

  “走吧,一起去喝杯咖啡。”这是办公室友谊的象征。

  ③

  “侬要吃咖啡还是要吃茶啊?”

  “请把吾一杯热咖啡。”

  35岁的Blues,上海本地人,作为一家美资公关公司中层,他也很明白咖啡鄙视链的存在。

  从小,他的妈妈就总爱像《花样年华》里的苏丽珍一样,捧着咖啡杯,从容而讲究地过着日子。

  在他小学尝到第一口咖啡皱眉吐出来时,妈妈就用周瘦鹃的《生查子》里面的词“更啜苦加非,绝似相思味。”教育他。

  后来,他慢慢爱上咖啡的味道,一杯黑咖,加上一勺掼奶油,再配两块咸苏打饼干,就是上中学的他最爱的零食。

  开在南京东路的东海咖啡馆,在2009年搬迁前,几十年来,一杯咖啡从4毛钱到10块钱,不变的味道见证了从Blues爷爷奶奶到他自己的爱情故事。

  直到现在,喝咖啡已经变成了他的一种生活习惯,饭甚至可以不吃,但咖啡绝对不能不喝。

  在他看来,“茶水间的不是咖啡,是苦水。”所以他从不喝公司茶水间里的咖啡。

  为了能够更好体现自己对咖啡的了解,他在周末报了价格不菲的SCA 咖啡师技能培训课,不仅仅是可以满足自己和家人对咖啡刁钻的胃口。除此以外,更能成为一种面见客户交友的谈资。

  对于咖啡的风味、香气、苦味、稠度、酸度、甘度、浓烈、辛烈、碱味和酒味他已经能信手捏来,平日里很喜爱在朋友圈发表:“这杯咖啡的平衡度很好,味道很有层次和深度,而且香气柔和,酸度很清新,舌尖能感受到果香和土地芬芳,余味带着可可香气,是非常标准的city roast。”此类言论。

  在他看来,懂咖啡,让他获得超越绝大多数人的优越感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